正德陶瓷---陶瓷定制專家

論21世紀陶瓷藝術的分類與重構

文章出處:網絡整理 │ 網站編輯:采集俠 │ 發表時間:2015-09-29 12:05

汪野亭粉彩《春江曉渡圖》瓷板

  在中國改革開放、經濟高速發展的歷史拐點,也在世界政治、經濟、文化格局重新調整的初始,以及中國重建文化大國的歷史機遇中,中國的話語權,該復出時,就當發出。在許多領域,我們已無須尾隨西方之后亦步亦趨。尤其在文化領域,我們有6000年的文明發展史,也經歷過一個半世紀之多的痛苦反思、奮力學習、自我改造、勵精圖治、奮起直追的重新塑造,作為一個東方文明的軸心國,在它所建構的文化系統中,以及它對世界文明的貢獻中,理應發出更加有力的聲音。但是,自鴉片戰爭之后,部分人開始喪失了民族文化的自信,并在文化迷失中失去了理性的思辨, 把學習先進和不辨是非的唯“洋”是從混為一談。因此,對這種文化心態,我們應重新加以批判和梳理。中國本是個陶瓷文化大國,也是陶瓷文化輸出大國。在這一領域中,中國為世界文明作出過重大貢獻。時至當代,仍有許多領先于世界的新創造,如陶瓷繪畫這一藝術形式。但至今為止,陶瓷繪畫還是被邊緣化、淡化。為此,筆者認為極有必要就陶瓷藝術文化領域,進行一次全面的批判、梳理、整頓,對這一領域作出中國人自己的文化判斷。

  對某些傳統文化現象和當前文化心態的批判

  在中國傳統藝術文化中,由于元、明、清文人畫精神占主導地位的確立,對屬于形而下之器,同時也具有形而上精神表現的陶瓷藝術,卻是受到鄙視的。在文人精神的“雅”“俗”之辨中,瓷之器雖有高層皇權的喜好,但在中國文人的眼中,其藝術表現也只屬于器皿的唯美作用使然。陶瓷的器之美,仍被擠出“雅”藝術范疇,被擠向大眾化、民俗化的精神領域,似乎器之美不足以載“道”。

  中國文人社會的這種文化偏見,和西方藝術文化源頭的古希臘相比,有著極大的反差。古希臘人不但把制陶技術和在器皿上的藝術表現,視為重要的審美追求,而且載入史冊,對藝術家及其作品均有詳實的記載,如公元前5世紀的藝術家弗里戈斯和祖里斯,及其他們的陶器作品中的古希臘的神話故事,以及現實題材的故事,均有完整的歷史記載。這也就證明:形而下之器,同樣具有形而上的精神表現功能。中國藝術文化的這種文人化的文化偏見,致使中國的陶瓷藝術文化在發展歷史中,處于兩種不利的境況:1.在這種文化歧視中,它只能造就工匠,不能造就藝術家。2.因為工匠們缺乏獨創的因襲之風,往往占據主導地位,所以陶瓷藝術長期被排擠在主流藝術之外,只屬于“次藝術”的范疇。因而在各個不同的歷史時期,對工匠們的陶瓷藝術創作,既無詳實的史料記載,更無形而上的理論支撐,缺乏理論建構。中國發明的高溫燒造的瓷之器,盡管向世界各地大量輸出,并深刻地影響世界文明的進程,但在中國的藝術文化中,仍然處于從屬地位。與此相反,以文人畫為主導的“中國畫”,卻能成為“國”之畫,在中國藝術文化中處于支配地位,但它卻有難以走出東方文化系統的障礙,無法對世界文明產生重大的影響。中國藝術文化的這種認識偏差,筆者認為,極有必要進行深刻的文化反思。

本文閱讀量:
内衣橄榄球联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