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德陶瓷---陶瓷定制專家

向元華:失控了的景德鎮瓷器行業管理

文章出處:網絡整理 │ 網站編輯:采集俠 │ 發表時間:2015-09-23 11:35

  作為景德鎮擅長仿明清官窯器的一代名手,御窯工藝博物館館長、“御窯元華堂”創建人向元華一直聲名在外。他在接受《東方早報·藝術評論》專訪時稱,歷史上曾對景德鎮瓷器生產起到約束的行業規范和協會,現在已經失卻了管理能力。

  東方早報·藝術評論(下簡稱“藝術評論”):20多年前,你和團隊在景德鎮陶瓷館仿制過乾隆粉彩百鹿尊和九桃瓶。對于自己曾經仿制過的東西,有沒有留下印記,可以辨認出來?

  向元華:自己做的東西,現在要認的話,可以看三個方面。第一,我們自己的特征,比如配置的釉料、燒成的風格特點,這種特點先要認真上手看,再看是哪年做的,一般我們還是知道的。第二,我們規定了每個器物的尺寸、重量,把特征、重量、尺寸,以及某一種花紋的特寫鏡頭綜合到一起,就可以肯定是我們制作的。此外,還有防偽和證書上編號。關于防偽技術,我們與深圳一家防偽技術公司合作,采用一種稀有金屬材料做成粉末,這種粉末可以放進釉料里,但不會影響釉料,肉眼也看不出,要靠光譜儀檢測。

  藝術評論:這種仿偽,用于施釉的步驟?

  向元華:對。這種粉末用一種膠水附著在釉面上,洗不了、抹不掉,經過高溫燒進胎體里和釉里上面。

  藝術評論:做了這么細的工作,底款怎么寫?

  向元華:以前我們做的是寄托款,例如“大清乾隆年制”,就打那個款。現在我們打自己的款。

  藝術評論:就是很明確地說是仿制了。

  向元華:很多客人贊成這種做法,但也有人提出意見說,你們打自己的款,把整體的藝術品位和格局破壞了,還是不要打,至少不要打在明顯的位置。可以把特寫鏡頭、重量等指標公布在網上。

  藝術評論:現在瓷器仿制技術很成熟了。你梳理歷代瓷器,有一個里程碑的時點嗎?

  向元華:歷朝歷代的瓷器,我們遠遠沒有全部梳理出來的,只是把大致的品種研究和梳理出一部分。我們所做的工作是滄海一粟,御窯的歷史就有600多年,宋代是上千年的歷史,古人這么多經典的品種和智慧,我這一輩子也做不完的,我所做的,也就是走馬觀花。

  藝術評論:與仿古技術一同發展的,還有高仿瓷器產業鏈所制造的贗品現象,尤其是在資本進入高仿領域,贗品潮更加兇猛。你怎么看?

  向元華:中國目前號稱有8000萬藏家,但大部分是投資,一小部分甚至是投機,這本身也就存在問題。資本的運作模式把收藏市場弄得畸形了。確實需要政府出臺相關政策來規范和約束市場。

  藝術評論:政府加強管理外,景德鎮有沒有行業自律?

  向元華:清代的景德鎮有一種機構叫幫會,相當于現在的行業協會。當時的幫會有福建會館、廣州會館,每個會館起著引導行業方向和行業管理的作用。每個幫會都有行規的。比如說以前景德鎮東山人做圓器,比如碗盤碟是他做的,他只能做碗盤碟,不能做瓶器。如果做了瓶器,搶了人家的飯碗,人家就要來找麻煩了,這不是開玩笑的。這種方式在保護地方特色的時候,也一定程度上制約了發展。但每一種規則或規范都有利弊。

  再譬如過去的皇家御窯,實行嚴格的管理,人工分配也很科學,劃分得很好,不會產生什么亂象。當時的御窯不需要市場,真正的好東西就是皇家埋單。而一般的市場,就是由行幫制度來約束的,也比較規范。現在,什么人都能進入這個行業,基本沒有門檻,景德鎮原有的各種規則也就破壞了。

  藝術評論:景德鎮目前沒有瓷器業的行業性規范嗎?

  向元華:現在行業協會沒辦法去控制,做不到。

  藝術評論:你認為,如果政府設法加強管理,最先應該從哪方面著手?

  向元華:政府要扶植一些做得好的企業,使景德鎮自己的品牌可以發展,還要加強資質認證。另外,國家非物質文化遺傳傳承基地建設,有些坐在臺上的傳承人,的確不敢恭維,這里面也存在亂象。

本文閱讀量:
内衣橄榄球联赛